当前位置
im电竞直播 > 海钓活动
电视圈与其楚囚相对 不如各自掘井另觅活路
2022-04-06 10:51

在这个年代,池里没水,为了活下去,不如干脆自己掘井。

过往,电视台几乎掌握了所有资源,让制作公司开节目、让艺人被点石成金,但曾几何时,电视台只想靠安全买片,只需不断重播就撑过不景气,新节目不开了,或开得少了,艺人还是得吃饭,于是当池无水,就只能自己挖井了。

6月底,阿Ken在自己的脸书粉丝团里开了访谈性节目“K到大明星”,没有主持酬劳,自己下来编写内容和台词,用过去的人脉,找黄明志、纳豆来接受访问,然后产生一连串状况,问他没有酬劳为何要做?他说:“本来就有些想法,但电视台没来找之前,总不能在家等著,所以自己下来实验性做做看。”当然,过程中也可以不断练习编、导等经验,他想累积的是无形的东西。

7月3日,沈玉琳的“玉琳军接招”在脸书粉丝页首播,而且是现场直播,第一集播出竟有50万人点阅。他说,其实一般艺人做的直播秀偏向于自说自话、对著镜头吃饭或唱歌,这回大陆专做直播节目的金主来台,找上已有庞大资源的台湾平台合作,跟他谈做访谈综艺节目,合约一签就是1年52集,每集付他3万主持酬劳。

网络节目和电视不同,网络直播秀除了拿和电视一样的主持费之外,因为是直播,可以跟观众直接互动,沈玉琳说:“观众在看的过程中还可以买点数送花、送礼物给主持人,所以我的酬劳就变成主持费加点数拆帐分红,远比在电视台主持多。”他曾去了解大陆直播收入,发现一般的网红月入人民币50万已是小户,月入80万(约台币380万)非常平常,当然,台湾的市场没那麽大,自然要少许多。

艺人不再靠电视台,以“自媒体”方式求生的状况愈来愈多,方兴未艾,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从网络上看节目?去搭一趟捷运,从或坐或站的乘客中有多少人在滑手机就可以知道比例有多高,10个有9个低头在滑手机,剩下那个则在闭目养神。前阵子有个主持人私下告诉我,他节目要办一个活动,选在自己节目广告时段向观众征人才,“没想到5天下来,来报名的人只有一组人,我才惊觉,现在只剩下多少人在看电视。”

张芯瑜脸书粉丝页有数十万人,但她用的是app做“17”直播秀,她透露,主持费加脸书商品直播的广告费,每月收入是电视通告的4倍,为何直播秀会红?她说:“直播秀跟电视节目不同的地方,在于可以看到明星的生活细节,也可以直接打字和明星互动,艺人可以实时回应观众需求和问题,当然这其中也有许多置入问题,观众看了艺人介绍的商品有疑问,直接开口,马上得到心得,对观众来说,这比电视节目亲切多了。”

前阵子,如花、汤尼陈、慧慈和经纪人好娜姬也在脸书开直播秀节目,4个人分别拿出一个名合体取名“芦荟鸡汤”,其实,如花、慧慈在演艺圈的工作已经锐减,如花平时接些庙会活动,慧慈一年难得上两个通告,想当平凡人找工作四处被打枪,经纪人于是把3人找来合体,对外主打活动合体价万余元,一般厂商想想,找任何其中一个太无趣,两个人还好,3个人加一加热闹又有话题,于是,直播节目帮他们打开了演艺另一扇门。

这些不需要电视台的“自媒体”未来愈来愈发达,是否最后将冲击传统电视台?

当然会,各产业原本要下的电视广告预算往网络移动(这点从每个艺人粉丝页都出现各式各样光怪陆离的“业配文”就可看出),观众也转移焦点不再看传统电视,改看短小直播,电视台各方面的数字都在崩落,就如同沈玉琳说:“现在只要一个有点特色的人,用电脑就可以直接开干了,艺人也是,网络兴起,不看电视台脸色,也可以自己做出一番成绩,到时谁还要卖脸给电视台?”

娱乐圈正处于传统裂解,未来成形的阶段,至于未来会往哪走?我们都身处在大河渐缓,走入分支细流之中,结果如何?我们都在观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