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im电竞直播 > IM电竞
电商崛起,零售灾难!谁能幸免于“全球收店潮”?
2022-02-22 12:04
毋庸置疑的是,零售业的毁害不仅限于英国和美国──世界各地都有强力的证据显示,零售业正面临重大挑战。在一些经历电子商务市场高度渗透的国家中,这个问题可能是最紧迫的;但随著因特网发展,问题正在蔓延,因此许多国家不太可能避开零售危机──这只是迟早的事。(本文摘自《实体店之死与复活》一书,以下为摘文。) 在德国、荷兰、瑞典,电商杀得店商纷纷关门

欧洲大陆呈现出的状况各有好坏,有些地区的电子商务市场渗透率高,例如:德国和北欧,就会对零售业造成很大的冲击;其他像是法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,电子商务的渗透程度仍比较低,呈现出的冲突相对较少。

在荷兰,已经失去的零售业者名单有:时尚品牌麦克斯、指标性的Vroom & Dreesmann百货集团、英国风衣品牌麦金托什(Mackintosh)、电信零售商电话屋(The Phone House)、时尚零售商多尼格时尚集团(Doniger Fashion Group)、体育用品零售商佩里运动(Perry Sport)、Aktiesport、斯卡皮诺运动(Scapino Sports)、鞋履品牌英维托(Invito)、Schoenenreus、鞋线(Shoeline)、时装品牌艾格小姐(Miss Etam)、DA 零售集团(DA Retail Group,药妆店),以及唱片行Free Record Shop。

图/电子商务市场渗透率高的地区,就会对零售业造成很大的冲击。取自pexels

在瑞典,H&M是全球最成功的时尚零售商之一,但它在2018年初已经宣布收掉170家门市,这是20年来最多的。其股票交易价在2018年6月为135瑞典克朗(Swedish Kroner,简称SEK。按:主要通行于瑞典的货币,1瑞典克朗约等于新台币3.8元),比起2015年2月的高点低了63%。2018年3月,据说它拥有价值43亿美元的未出售库存。

德国不例外的也受到了打击,这归因于百货公司史特劳斯(Strauss)、连锁药妆店施莱克(Schlecker)、时尚品牌巴斯勒(Basler)、家居修缮店普拉提科(Praktiker)、出版集团世景(Weltbild)、邮购公司内克曼(Neckermann)等公司倒闭。考夫霍夫百货公司是德国大型的百货公司之一,营业据点在德国有97家,比利时有16家,而有关它的财务传言也造成人心惶惶。

考夫霍夫是加拿大哈德逊湾公司旗下的百货公司,并没有突破个别部门的业绩,不过根据德国的商业期刊《经理人杂志》(Manager Magazin)报导指出,考夫霍夫在2017年出现的损失会到1亿欧元以上。信用保险业者裕利安宜(Euler Hermes)于2017年宣布,将针对出货给考夫霍夫的供应商限制信贷(按:信用贷款,基于个人信用作为放贷的基础,并不需要抵押品),这对考夫霍夫的信誉带来疑虑。

考夫霍夫的长期竞争对手卡尔施泰特(Karstadt)百货公司,因为破产、裁员和管理阶层频频变动,同样经历艰困时期。2018年7月,哈德逊湾公司宣布出售公司一半的欧洲业务(包含考夫霍夫)给西格纳控股公司(Signa Holding,奥地利房产业者、卡尔施泰特的母公司),透过这笔交易,德国两家龙头百货公司合并成为一家公司。裕利安宜的报告也指出,德国的零售获利力整体来说从2011 年的7.0%,下降至 2016年的2.5%。

取代这些没落零售业者的是电子零售商,例如:亚马逊、德国的电商巨头奥托(Otto)、时尚电商扎兰多(Zalando)。奥托多年来都是德国最大的邮购公司,在2017至2018年的在线销售额就达到将近80亿欧元。至于扎兰多,是德国重要的电商成功公司,在15个欧洲国家营运,2017年时的营收成长了23%。

图/亚马逊。达志影像提供

即使在因特网渗透率较低的欧洲国家(例如:法国),也有一些迹象显示损害开始了。举例来说:

● 家乐福(Carrefour)是全球第二大零售商,2016年时,它在法国核心大卖场的净利为8.94亿欧元,相照之下,2017年时,其销售额同比下降了0.5%,净损失为3.62亿欧元。更重要的是,它的在线销售额仅占1%左右。到了2018 年,家乐福打算把它在2014年从西班牙零售商迪亚(DIA)收购的273家门市结束掉。
● La Grande Récré是拥有252家门市的法国玩具连锁店,于2018年进入破产管理阶段。
● 玩具反斗城的法国子公司在2018年初与各方商讨(按:进行收购谈判),试图在美国母公司破产之后继续营运。
● 服饰零售商塔蒂(Tati)是巴黎著名的廉价店集团,于2017年已处于“重整程序”,这是一种破产管理形式。
● 法国时尚品零售业者宾奇(Pimkie)在2017年底计划结束50家门市。
● 吉梦婷(JB Martin)和贝塔(Bata)法国店这两家鞋履零售业者,已经破产。卡纷(Carven)是法国高档精品设计店,在2018年进入破产管理阶段。
● 拉法叶(Galeries Lafayette)是法国最大的百货公司集团,已经收掉一些门市,并试图在2017年底出售其余三分之一左右的门市。

在瑞士,强势的瑞士法郎(Swiss Franc,按:简称瑞郎,是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法定货币,1瑞郎约等于新台币30.8元)已经打击观光业,因而对零售业产生负面的影响。服饰零售商查尔斯福格勒(harles Vögele)、时尚品零售商OVS、生态时尚品牌史威契(Switcher)和时尚品牌 Blackout 等零售业者,不是进入破产管理阶段,就是被迫收掉大量门市。贝塔瑞士店已经破产,庄园(Manor)百货公司也一直在裁员。

在意大利,也已经有不少业者破产,包括:运动服饰品牌MCS(前身称为万宝路经典〔Marlboro Classics〕)、服饰品牌玛瑞纳游艇(Marina Yachting)和亨利柯顿(Henry Cotton’s)。

在西班牙,时尚品牌布兰科(Blanco)已经宣告破产,至于西班牙最大的百货公司英格列斯(El Corte Ingles),正吃力应付缓慢的成长、高筑的债务和公司内部分歧。飒拉(Zara)的母公司印地纺(Inditex),是全球最成功的时装零售业者,它有史以来第一次,结束的店面数超过它在2017年第四季度所开张的。

***

尽管有这些挑战,但全范围影响英国和美国等地区的当前零售危机,尚未延伸到世界其他许多地区,主要原因是电子商务在这些市场仍然相对较新。就我们所见,在俄罗斯、印度、中东、南美州和东南亚等地区,电子商务才刚开始扩展,渗透率相对来得低。即使如此,这些地区的零售业者仍紧张不安的关注西方国家正发生的一切,担心这可能很快就会影响到自己。《经济学人》估计,全球在未来几年内会因为零售灾难,导致多达1.92亿个就业机会受到威胁。